神一般的神经病

这一切都是误会②(点梗)

抱歉拖了这么久
occ严重

本来欢欢喜喜的事,两位新人却是结婚第一天就各奔东西。karry以国外事务繁多为由,连夜飞出国门。千智赫也以课题没完成的理由,搬到了学校。

“唉,我说智赫,你怎么回事?都成家的人了还天天往学校跑。”马思远忍不住多嘴问了两句,却换来了千智赫的一对白眼“怎么,那个王家大少欺负你了?别怕,告诉哥,哥一定帮你。”“马思远班长,你很闲吗?我在这加班加点的完成课题,你呢?能做点贡献不?”说完千智赫又转身去调弄其他仪器了。马思远见千智赫的确没什么心情和他讨论,耸了耸肩走开了。

英国
karry这边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家里的长辈天天催他回国,还说什么因为他千智赫才住到学校去的。karry自然是百口莫辩,自从和那个小朋友不欢而散之后,那个小朋友可是一句话都没和自己说,连婚礼当天都是板着一张脸。

“妈,我这真忙不过来,忙完手上的事,我一定回,好吧?”“不行,karry你这星期要是不回家,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别呀,妈?妈!”回答他的只有一阵忙音。

千智赫这边也没好到哪去,他母亲直接冲到了学校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这周必须回家!

提梗(占tag致歉)

天天是花花公子,然后众攻是MB,感觉会很有意思。

大概就是那种
天天觉得自己是攻,结果被压着求饶
给各位太太递笔

这一切都是误会①(点梗)

k赫
occ严重
先婚后爱

karry刚刚回国就被自家母上安排了婚礼,看着面前乖巧的小孩,karry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疼。他尝试着和这个小朋友沟通“那个,小朋友”“我叫千智赫。”“哦,千智赫小朋友”“能不能不要叫我小朋友。”“好的好的,千智赫,你为什么要答应和我结婚啊?你看你还小,对这些事都不太。。。。唉,别走啊!”看着还没听自己说完就离开的小朋友,karry有些无奈。

说实在话,千智赫对自己这个未婚夫是完全陌生的,他自小听话惯了,所以对父母的安排也就没什么意见。可这并不代表那个叫karry的人可以这么没心没肺吧?自己可是被迫了解了他不少东西他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简直太过分了。还有他刚刚明明就是不想和自己结婚,早点说就好了,还非得对自己说,我长得很丑吗?

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第二次见面居然就是婚礼了。

“妈,你怎么能都不和我商量商量呢?那个孩子都不一定想和我结婚,而且他成年了吗?”“智赫成年了,这个你可以放心,人家智赫都没反对,你不要在这里闹,快去,把衣服换上,我们该去接他了。”王母一边说着,一边把karry从屋子里推了出去。

“妈,那个。。。我能。。。”“怎么了?赫赫,紧张吗?”“不是。。那个。。”“快去换衣服,人家快来了,别让人久等。”“好吧。”

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之下,两人的婚礼算是完成了,可能当天,只有俩人不太满意。

图不是我的,但是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对组合丧失信心,毕竟他们都还没有放弃

长白山(点梗)

阿易×张宝庆
都没有看过原著
occ严重(真的)
时间线架空

民国38年

抗日战争正是打的火热的时候,阿易随着当时的国民党一路北上,在东北驻扎。

彼时,张保庆到长白山居住刚刚一月。听到有军队过来的消息,男孩子自然是免不了一阵激动,拉着小伙伴就往驻扎地去。

“长白山是个不错的地方,对吗阿易?阿易?”“啊?”“真是的,都随军队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是沉默寡言的?你这性子也改改改了。”“嗯。”身边的前辈去换岗了,阿易才得了安宁,毕竟前辈的唠叨,自己也是听了许久了。

刚刚打算出去走走,就看见了远处似乎有黑影闪过。阿易连忙追了过去“前面是谁?站住!”阿易一边喊着,脚下的动作也不曾减慢。前面的黑影体力自然是比不上有过严酷训练的阿易,不一会儿就被追上了。

“哎哎哎,放手!我们没有恶意。”张保庆见这么快就被抓住了,自然是立马认怂“既然没有恶意,在这周围鬼鬼祟祟做什么?”“对不起,我,我们只是好奇。”“不行,你和我回去。”“不,不要,我都说了我们没有恶意,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

阿易自然是不会听这个陌生人的话,拉着他就往营地走。“唉我说,你能不能轻点。”“不能。”张保庆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军官,忍不住调笑“唉,小朋友,你好像没有成年吧?”听见了这个典型调笑的口吻,阿易自然是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小朋友,你该不是被说中了然后恼羞成怒吧?”“你很吵。”被这样一说,张保庆也没有了打趣的心思,安安静静的跟着身前的人走。

走了大半天,军营没找到,两人在雪地里,迷路了。“喂,你知道怎么回去吗?”“啊?不知道,还有,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叫张保庆。”“哦!”阿易见他不知道路线,心里对他的防备又减少了不少。

“喂,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阿易。”“啊?”“我的名字。”张保庆见前面的青年还拖着自己毫无目的的乱走,站在那便不走了。

“这长白山路线复杂,你还要乱跑,担心真的回不去了。”张保庆见阿易不说话,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跟我来。”“去哪?”“反正不会害了你。”

张保庆带着阿易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终于成功绕回了自己家。“你就将就着在这住下,这是我家,别担心。”阿易看着男孩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阿易就这样被留了下来,数次想离开,却因为人生地不熟和张保庆的阻拦,而失败。

“张保庆!你让我走!”这是一天之内阿易第五次对张保庆说的话。“阿易,你非得走吗?你就不能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吗?”“不行。”“为什么?”面对张保庆的质问,阿易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山下。“等等吧,明天,明天我送你下山。”

阿易还是如愿下了山,只是他站在山脚下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个叫张保庆的男孩,想起他拉着自己说“等战争结束了,你来长白山,我一点等你。”这种幼稚的话。

在东北的战争,赢得十分艰难,他们的部队牺牲了很多人。后来,他们又前往各个地方去支援。

新中国成立了

可是,长白山上的人,也没有等到那个傻傻的小军官。

“惊喜”(点梗)

wink(柯柯吃醋)
爱情属于他们
occ属于我
不上升
成年设定

尹柯毕业之后在邬童的劝说下前往澳大利亚进修,一去就是三个月,刚刚才把人牢牢圈到自己怀里的邬童自然是耐不住寂寞,找了个休息日就定了机票,往澳大利亚走了。

身在澳大利亚的尹柯自然是不知道如此大的一个惊喜正在前来的路上,他正为了即将到来的答辩在图书馆里疯狂啃书。

这边,邬童刚下飞机,拎着行李满心欢喜的奔向尹柯的住所。尹柯不在,邬童又提着行李奔向了尹柯所在的大学。

图书馆里奋斗的尹柯,按了按因为长时间熬夜而有些疼痛的太阳穴,看了看时间,准备起身离开。在将最后一本书放回位置时,尹柯拧紧了眉头盯着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邬童?!

楼下那个和女生聊的正开心的人,是邬童?他不是最近忙吗?怎么突然就跑来了澳大利亚?尹柯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步伐。

果然,尹柯一出门就看见了那个笑出了猫纹的人,一时间竟然有些醋了。“真是的,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找女生笑吗?”尹柯碎碎念着,抱着资料打算悄悄溜走。

“柯柯!”远处传来的叫声,让尹柯加快了速度,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尹柯直接就跑了起来。邬童看着自己的男朋友直接跑着离开了自己,有些委屈,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的?脚上的速度也不慢,不一会儿,就在校门口成功牵上了自己男朋友的手。

尹柯奋力挣扎着,奈何从初中开始自己就没有在力气上赢过邬童,只能让他牵着自己走。可是看着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眼神,尹柯恨不得把手上的资料摔在邬童脸上,可是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资料,尹柯还是舍不得,于是,他们就到了尹柯的住所。

“柯柯,怎么啦?一见我就跑,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邬童圈着自家小朋友,嘴角全是调笑的意味。没想到自家小朋友居然一下挣脱了自己,还推倒了!

“邬童,谁给你的胆子?居然就这样跑来了?还骗我说自己很忙!大骗子!”尹柯自认为很有气势的质问起了邬童,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一脸傲娇的样子戳中了身下大尾巴狼的萌点。

素了三个月的大尾巴狼,自然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人往坑里带,可是自家的兔子却一点不心动。反而一反常态,把自己的手使劲打了下去。

看着小朋友神请不像以往,邬童突然想起,小朋友好像是看见自己和那个女生说话了,所以,这是吃醋了?想着,邬童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尹柯生气的作势就要从邬童的身上起来,却被死死按在了邬童身上“你干嘛?放开!”尹柯狠狠地瞪了邬童一眼,又被扯了下去“柯柯,你告诉我,是不是吃醋了?”“才没有,放开。”“乖乖承认就好了,不用害羞!”

“邬童!放开唔。。。”“宝宝,我们都三个月没有见了,我只是在问那个女生图书馆在哪,别生气了。”“放开我,我就原谅你”“别想了柯柯,我真的好饿。”“我明天还要答辩!不可能!”“柯柯,话别说的太死。”“混蛋邬童!嗯。。。你。你轻一点!”

“够了!”“不够呢柯柯,我过来想给你惊喜,你还来兴师问罪,你要补偿我!”


过气写手的50粉福利(占tag致歉)

开学前的狂欢,不知道有没有人回我
点梗吧,我写,800字小作文你值得拥有
希望有人回我
٩(๛ ˘ ³˘)۶❤

说散就散(番外)

易烊千玺视角

我叫易烊千玺,是一个唱见,我和王俊凯是大学同学,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

王俊凯毕业之后和经纪公司签了约,我选择做唱见,我相信他是需要一个人在他身后的吧?

他成名很快,超乎我的意料,即使我一直都知道他很优秀。大街上开始出现他的巨幅海报,公交车站也开始能听到他的迷妹在讨论他的最新行程,我是替他高兴的,毕竟这是他的梦想。可是,我自己的工作毫无起色,想想当初的决定,好像有点早了。我打起了零工,在酒吧驻唱的时候还能唱到他的歌了呢,也算是另一种接触了吧?毕竟我和他已经三个月没见面了。

打开微博,他好像去了米兰,在T台上的他好像发着光,那颗只为我发光的星星成了太阳,心里有点苦,还好,我还能坚持。

我和他快有半年没见了,即使每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他,即使每隔十天半个月他必定会打电话给我,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他离我越来越远。直到我突然出了名,阿月找上了我,有漫展愿意邀请我,我开始了空中飞人的生活。

他的生日快到了,我给他准备了礼物,即使他收不到。我偷偷买了票,去了他生日会的现场,他真的成长了很多,看着他,我突然有些难受。分手这个念头,第一次出现在我脑海里。

他的新综艺播出了,公司让他和一个女明星炒cp,我是知道的,毕竟他早就打了电话告诉我,可是看着他在节目上和另一个人打闹,暧昧,心里还是不舒服。

我尝试过给他打电话,他接的时候很少,多半是无人接听,好几次我都想放弃了,可是听到他的声音,我又忍住了。

我的生日快到了,我特地在当天发了新专辑预售的消息,和工作室的伙伴一起去庆祝,回到家,就看见他抱着一束花傻傻的站在家门口,耳朵都冻红了,我心疼的把他拉到屋子里,刚想数落几句,就被他堵了回去。

他当晚就走了,他好像有活动在这,连着几天都来找了我。我心疼他的黑眼圈,可是我不敢说,怕说了,他就不来了。

想了很久,我还是想分手。我不舍得他那么累。

我开口,先说了再见。

说在后面的话
中考攒人品系列,祝易烊千玺同学高考顺利
太久没写了,找不到原来的感觉,可能会有和前文冲突的地方,希望原谅
不上升×1128
不上升×921

这狐狸是我家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人物occ

林惊羽有点难受,这难受吧,我们还得从几天之前说起。

“小七,你相信我,上次是意外,我下次绝对不会了。”林惊羽站在房门口,一个劲的向里面的小七解释,那天,他下山除妖,被坑入阵法,不知时间流逝,待自己破解阵法,那妖已不在。急忙回山,自家小狐狸不见了,问了师父才知,自己几天未回,小七着急,便下山寻自己,想是在山下迷了路。

林惊羽一听,急了,自家小狐狸生性单纯,对身边的人特别容易相信。才准备下山,就看见小七一瘸一拐的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人。林惊羽一见小七,立马飞奔过去,才准备抱上去,小七就撇过脸,化作狐形,跳进了身后人怀里。

林惊羽气的不行,自己在这边担心的不行,小七回来吧,又不让他抱,平时不是死都不让别人抱吗?今天怎么那么主动?还把头埋进别人怀里,就那么不想看见我?

于是在如此激动的情绪促使下,林惊羽转身就走,小七偷偷抬头看,就看见了一个后脑勺离他越来越远。委屈的又蹭了蹭身边人“大哥,你说我是不是错了?”柔柔弱弱的声音让人心都化了。“小七没错,只是方法有点问题,我们先去休息,好吗?”

要不怎说小七好骗呢?一句话就能让他放心,乖乖去休息了。这边小七好哄,那边林惊羽可不好糊弄,冷静下来的林惊羽突然反应过来,那人如果是骗子,小七可就危险了。

急急忙忙冲到屋里的林惊羽发现小狐狸不在,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把山掀了。最终这种不理智的行为被自家师父叫停了“惊羽,小七在后院,怎么越来越冲动了?”听出了师傅的责怪,林惊羽立马收剑“师父,弟子。。”“关心则乱,去看看他,该是受了伤,否则不会回去的。”“多谢师父。”

“小七!”刚进院子林惊羽就发现了房子周围被下了禁制,妖气也比平时浓了许多,小七身上有伤,法力不够,那么这禁制。想着,林惊羽想方设法的破除这禁制“住手,不要打扰小七休息。”“快放了小七!”林惊羽一看那人出来了,着急的出招攻击,没想却被挡住“呵,以你的能力,我早该把小七带走。”“凭什么,我告诉你,这小狐狸是我家的!”

屋里的小七听见外面打起来的时候,就悄悄下了床,想挑个时间出去阻止两人,没想到听到了林惊羽的话,手忙脚乱的冲出了门,看着门口的林惊羽,砰的一下又变回来原形。

不上升×1128
人物已经崩的不行了,将就看

格莱美之行顺利结束,鼓掌!!
我并不是一个擅长抒情的人,但是我看着易烊千玺的照片,莫名其妙的眼眶就湿了。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粉丝,我不得不承认。他去纽约的直播没看,格莱美没看,采访也是今天下午才补上的。
他眼睛都是红的,看得出来纽约,很冷,但是他笑的很开心。这,就够了。
算是给18年开了个好头,加油,请一直这样毫不犹豫的走下去

不是很习惯表达自己,就别别扭扭的打出来了,速打,别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