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一般的神经病

这一切都是误会⑥(点梗)

不上升
严重occ

千智赫见karry对自己爱搭不理的,自小被宠惯了的小少爷可是不服气了。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就出去玩了一天不说,在学校没日没夜的做实验,回来还要看这个混蛋的脸色。

千智赫越想越委屈,看着眼前的背影,嘟着嘴就上了楼。karry看着千智赫不但没有半点内疚,甚至还觉得自己没有错,气不打一出来,脸又黑了几度。

两人又回到了刚开始的相处模式,千智赫在沙发抱枕盯着手机,karry在一边闭目养神,没有一点交集。不过这次先耐不住的成了karry,看着自家小朋友在那委委屈屈的样子,karry有点忍不住了。

小朋友才刚刚洗澡出来,整个人都软绵绵的,眼角都带着绯红,用那双眼睛看过来,莫名就带上了媚意。

karry自以为悄无声息的往千智赫那挪,成功挪到了同一张沙发上。本来毫无反应的千智赫却开始往沙发的另一边移动。karry见被发现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的往千智赫的方向移动,可他动一下,千智赫就挪两下,转眼就到了沙发角落。

千智赫在那里坐着有点尴尬,挪吧,只能往下掉,不挪吧,那个混蛋已经很近了,算了,豁出去,我打不过,还躲不过吗?

千智赫弹起来就往门外跑,没跑两步就被抓回来按在了沙发上。

“放开我!”“你不跑,我就放。”“好,你先放开。”“你真不跑?”看着满脸疑惑的karry,千智赫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表面上依旧乖巧。

“我绝对不跑。”“不行。”karry一脸严肃的拒绝了这个要求。“啊?”“我才几天不回家,你就跑了,出去喝酒,夜不归宿,一个月都没回家,你觉得我还会放你出去吗?”“你监视我!”“只是门口的。。。”karry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气愤的千智赫一把推开了。

“karry,我以为你会尊重我的隐私,但是你现在做的有算什么?”karry怒极反笑“呵,你的隐私就是出去喝酒,甚至什么一个月不回家,这算什么隐私?”千智赫看着眼前的人,委屈得不行,冲出了门外。

karry也是气得不轻,他冷着脸在门口站着,良久才走过去关上了门

这一切都是误会⑤(点梗)

最近实在是忙,拖了太久了,不好意思
不上升
occ严重

助理表示最近自己的上司十分的不正常,一大早就开始开会,一整天都不出办公室,甚至把手机放在自己这里,说是为了工作,可看他的状态又不太像。

karry目前的状态还得从几天前说起。千智赫没安分今天就出去和朋友玩了个天昏地暗,第二天居然就不回家了,人影都见不到。karry远在国外,手再长也管不到一个成年人。

再说,他和千智赫的关系还没有确定,连个借口都没有,想管也有心无力。

再说千智赫,他没休息几天呢,就因为实验出现了差错不得不住到了学校,好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一下了。这样一来,别说是回家了,连吃饭都快没了时间。

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karry终于结束了工作,定了飞机票就急急忙忙赶回了家。千智赫也是不容易,一个月阿,好不容易没了karry的监督,可是被实验占去了大把时间,今天才放自己回家。

两个人就这样在家门口碰面了。“你怎么就回来了!”千智赫满脸惊讶“说好的两个月呢?你。。。”“怎么?这么惊讶?”karry转身开门,没有理会在身后石化的千智赫。

这一切都是误会④(点梗)

卡在国庆的尾巴
occ严重
不上升

日子就这样过着,表面上风平浪静,可只有和karry生活在一起的千智赫才知道,那个男人简直是恶魔,对生活要求如同强迫症患者。回家的时间,房间的整理,连吃什么都要管,千智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憔悴了。

偏偏自己还打不过,骂不过,只能忍着。自家父母更是不会站在自己这边,他们没帮着karry就谢天谢地了。

好不容易遇到了karry出差,千智赫差点没跳起来。当即一个电话,召来了几个好友在酒吧里嗨翻了天。嗨惯了的千智赫,在凌晨三点还发了一条朋友圈。

大大咧咧的千智赫,甚至谨慎的屏蔽了karry和自己的父母。自以为是计划通的某人险些浪过了头,凌晨五点才被自己的好朋友送回了家。可他不知道的是,家门口的智能监控老老实实的记录下一起,并且定时发送到了远在国外的karry手上。

那边收到视频的karry气压都低了几度,让周遭人狠不得离这尊瘟神几百米。千智赫,几天不收拾,真真是打算上房揭瓦了是吧?还敢和同性玩到这么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是吧?你给我等着!

还在国内的千智赫似乎有所感应的打了一个喷嚏,不应该啊,自己的身体还没差到这个地步吧?揉了揉鼻子,没管那么多,千智赫继续着自己所谓“毁尸灭迹”的工作。

这一切都是误会③(点梗)

不上升
人物occ
又拖了好久。。。

迫于父母威亚,karry和千智赫在周天不得不搬回了家,不过却同时遭到了自家父母的驱赶,只能回到了冷冷清清的新房。

karry和千智赫已经对坐了快有3个小时了,双方父母为了让他们快速升温,居然把除了婚房之外的房间都上了锁,钥匙也没给他们留下。两人都是不肯轻易服软的人,于是便个占一边沙发,悄无声息的熬过一个下午。

时钟悄悄地走到了5点,沙发上的两人还是各做各的,没有一点交流。

直到“喂,你饿了吗?”千智赫终于是耐不住饥饿,首先结束了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敌方显然没有收到示好,继续冷漠应对。

千智赫见karry这么冷淡,起身就想走。“小朋友,别急,外面有人等着我们呢。”“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千智赫皱了皱眉头,想到了双方父母的心态,第一次好好审视了眼前的男人,他不傻,自然是懂的。

这个人,似乎并不是外界传的那种样子?karry起身开始收拾文件,见千智赫乖巧的站在门口,毛茸茸的头发对着自己,手感应该不错吧?这样想着,手就伸了过去,但是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被拍开了。

“走开。”生气的样子蛮可爱的,拉过千智赫的手“走了,出去吃饭。”“能不能放开我?”“不能。”感受着身后的拉力,karry突然体会到了一种乐趣,如果能这样下去,应该没有那么让人无法接受吧?

这一切都是误会②(点梗)

抱歉拖了这么久
occ严重

本来欢欢喜喜的事,两位新人却是结婚第一天就各奔东西。karry以国外事务繁多为由,连夜飞出国门。千智赫也以课题没完成的理由,搬到了学校。

“唉,我说智赫,你怎么回事?都成家的人了还天天往学校跑。”马思远忍不住多嘴问了两句,却换来了千智赫的一对白眼“怎么,那个王家大少欺负你了?别怕,告诉哥,哥一定帮你。”“马思远班长,你很闲吗?我在这加班加点的完成课题,你呢?能做点贡献不?”说完千智赫又转身去调弄其他仪器了。马思远见千智赫的确没什么心情和他讨论,耸了耸肩走开了。

英国
karry这边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家里的长辈天天催他回国,还说什么因为他千智赫才住到学校去的。karry自然是百口莫辩,自从和那个小朋友不欢而散之后,那个小朋友可是一句话都没和自己说,连婚礼当天都是板着一张脸。

“妈,我这真忙不过来,忙完手上的事,我一定回,好吧?”“不行,karry你这星期要是不回家,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别呀,妈?妈!”回答他的只有一阵忙音。

千智赫这边也没好到哪去,他母亲直接冲到了学校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这周必须回家!

提梗(占tag致歉)

天天是花花公子,然后众攻是MB,感觉会很有意思。

大概就是那种
天天觉得自己是攻,结果被压着求饶
给各位太太递笔

这一切都是误会①(点梗)

k赫
occ严重
先婚后爱

karry刚刚回国就被自家母上安排了婚礼,看着面前乖巧的小孩,karry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疼。他尝试着和这个小朋友沟通“那个,小朋友”“我叫千智赫。”“哦,千智赫小朋友”“能不能不要叫我小朋友。”“好的好的,千智赫,你为什么要答应和我结婚啊?你看你还小,对这些事都不太。。。。唉,别走啊!”看着还没听自己说完就离开的小朋友,karry有些无奈。

说实在话,千智赫对自己这个未婚夫是完全陌生的,他自小听话惯了,所以对父母的安排也就没什么意见。可这并不代表那个叫karry的人可以这么没心没肺吧?自己可是被迫了解了他不少东西他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简直太过分了。还有他刚刚明明就是不想和自己结婚,早点说就好了,还非得对自己说,我长得很丑吗?

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可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第二次见面居然就是婚礼了。

“妈,你怎么能都不和我商量商量呢?那个孩子都不一定想和我结婚,而且他成年了吗?”“智赫成年了,这个你可以放心,人家智赫都没反对,你不要在这里闹,快去,把衣服换上,我们该去接他了。”王母一边说着,一边把karry从屋子里推了出去。

“妈,那个。。。我能。。。”“怎么了?赫赫,紧张吗?”“不是。。那个。。”“快去换衣服,人家快来了,别让人久等。”“好吧。”

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之下,两人的婚礼算是完成了,可能当天,只有俩人不太满意。

图不是我的,但是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对组合丧失信心,毕竟他们都还没有放弃

长白山(点梗)

阿易×张宝庆
都没有看过原著
occ严重(真的)
时间线架空

民国38年

抗日战争正是打的火热的时候,阿易随着当时的国民党一路北上,在东北驻扎。

彼时,张保庆到长白山居住刚刚一月。听到有军队过来的消息,男孩子自然是免不了一阵激动,拉着小伙伴就往驻扎地去。

“长白山是个不错的地方,对吗阿易?阿易?”“啊?”“真是的,都随军队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是沉默寡言的?你这性子也改改改了。”“嗯。”身边的前辈去换岗了,阿易才得了安宁,毕竟前辈的唠叨,自己也是听了许久了。

刚刚打算出去走走,就看见了远处似乎有黑影闪过。阿易连忙追了过去“前面是谁?站住!”阿易一边喊着,脚下的动作也不曾减慢。前面的黑影体力自然是比不上有过严酷训练的阿易,不一会儿就被追上了。

“哎哎哎,放手!我们没有恶意。”张保庆见这么快就被抓住了,自然是立马认怂“既然没有恶意,在这周围鬼鬼祟祟做什么?”“对不起,我,我们只是好奇。”“不行,你和我回去。”“不,不要,我都说了我们没有恶意,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

阿易自然是不会听这个陌生人的话,拉着他就往营地走。“唉我说,你能不能轻点。”“不能。”张保庆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军官,忍不住调笑“唉,小朋友,你好像没有成年吧?”听见了这个典型调笑的口吻,阿易自然是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小朋友,你该不是被说中了然后恼羞成怒吧?”“你很吵。”被这样一说,张保庆也没有了打趣的心思,安安静静的跟着身前的人走。

走了大半天,军营没找到,两人在雪地里,迷路了。“喂,你知道怎么回去吗?”“啊?不知道,还有,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叫张保庆。”“哦!”阿易见他不知道路线,心里对他的防备又减少了不少。

“喂,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阿易。”“啊?”“我的名字。”张保庆见前面的青年还拖着自己毫无目的的乱走,站在那便不走了。

“这长白山路线复杂,你还要乱跑,担心真的回不去了。”张保庆见阿易不说话,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跟我来。”“去哪?”“反正不会害了你。”

张保庆带着阿易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终于成功绕回了自己家。“你就将就着在这住下,这是我家,别担心。”阿易看着男孩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阿易就这样被留了下来,数次想离开,却因为人生地不熟和张保庆的阻拦,而失败。

“张保庆!你让我走!”这是一天之内阿易第五次对张保庆说的话。“阿易,你非得走吗?你就不能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吗?”“不行。”“为什么?”面对张保庆的质问,阿易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山下。“等等吧,明天,明天我送你下山。”

阿易还是如愿下了山,只是他站在山脚下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个叫张保庆的男孩,想起他拉着自己说“等战争结束了,你来长白山,我一点等你。”这种幼稚的话。

在东北的战争,赢得十分艰难,他们的部队牺牲了很多人。后来,他们又前往各个地方去支援。

新中国成立了

可是,长白山上的人,也没有等到那个傻傻的小军官。

“惊喜”(点梗)

wink(柯柯吃醋)
爱情属于他们
occ属于我
不上升
成年设定

尹柯毕业之后在邬童的劝说下前往澳大利亚进修,一去就是三个月,刚刚才把人牢牢圈到自己怀里的邬童自然是耐不住寂寞,找了个休息日就定了机票,往澳大利亚走了。

身在澳大利亚的尹柯自然是不知道如此大的一个惊喜正在前来的路上,他正为了即将到来的答辩在图书馆里疯狂啃书。

这边,邬童刚下飞机,拎着行李满心欢喜的奔向尹柯的住所。尹柯不在,邬童又提着行李奔向了尹柯所在的大学。

图书馆里奋斗的尹柯,按了按因为长时间熬夜而有些疼痛的太阳穴,看了看时间,准备起身离开。在将最后一本书放回位置时,尹柯拧紧了眉头盯着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邬童?!

楼下那个和女生聊的正开心的人,是邬童?他不是最近忙吗?怎么突然就跑来了澳大利亚?尹柯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步伐。

果然,尹柯一出门就看见了那个笑出了猫纹的人,一时间竟然有些醋了。“真是的,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找女生笑吗?”尹柯碎碎念着,抱着资料打算悄悄溜走。

“柯柯!”远处传来的叫声,让尹柯加快了速度,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尹柯直接就跑了起来。邬童看着自己的男朋友直接跑着离开了自己,有些委屈,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的?脚上的速度也不慢,不一会儿,就在校门口成功牵上了自己男朋友的手。

尹柯奋力挣扎着,奈何从初中开始自己就没有在力气上赢过邬童,只能让他牵着自己走。可是看着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眼神,尹柯恨不得把手上的资料摔在邬童脸上,可是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资料,尹柯还是舍不得,于是,他们就到了尹柯的住所。

“柯柯,怎么啦?一见我就跑,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邬童圈着自家小朋友,嘴角全是调笑的意味。没想到自家小朋友居然一下挣脱了自己,还推倒了!

“邬童,谁给你的胆子?居然就这样跑来了?还骗我说自己很忙!大骗子!”尹柯自认为很有气势的质问起了邬童,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一脸傲娇的样子戳中了身下大尾巴狼的萌点。

素了三个月的大尾巴狼,自然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人往坑里带,可是自家的兔子却一点不心动。反而一反常态,把自己的手使劲打了下去。

看着小朋友神请不像以往,邬童突然想起,小朋友好像是看见自己和那个女生说话了,所以,这是吃醋了?想着,邬童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尹柯生气的作势就要从邬童的身上起来,却被死死按在了邬童身上“你干嘛?放开!”尹柯狠狠地瞪了邬童一眼,又被扯了下去“柯柯,你告诉我,是不是吃醋了?”“才没有,放开。”“乖乖承认就好了,不用害羞!”

“邬童!放开唔。。。”“宝宝,我们都三个月没有见了,我只是在问那个女生图书馆在哪,别生气了。”“放开我,我就原谅你”“别想了柯柯,我真的好饿。”“我明天还要答辩!不可能!”“柯柯,话别说的太死。”“混蛋邬童!嗯。。。你。你轻一点!”

“够了!”“不够呢柯柯,我过来想给你惊喜,你还来兴师问罪,你要补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