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一般的神经病

长白山(点梗)

阿易×张宝庆
都没有看过原著
occ严重(真的)
时间线架空

民国38年

抗日战争正是打的火热的时候,阿易随着当时的国民党一路北上,在东北驻扎。

彼时,张保庆到长白山居住刚刚一月。听到有军队过来的消息,男孩子自然是免不了一阵激动,拉着小伙伴就往驻扎地去。

“长白山是个不错的地方,对吗阿易?阿易?”“啊?”“真是的,都随军队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是沉默寡言的?你这性子也改改改了。”“嗯。”身边的前辈去换岗了,阿易才得了安宁,毕竟前辈的唠叨,自己也是听了许久了。

刚刚打算出去走走,就看见了远处似乎有黑影闪过。阿易连忙追了过去“前面是谁?站住!”阿易一边喊着,脚下的动作也不曾减慢。前面的黑影体力自然是比不上有过严酷训练的阿易,不一会儿就被追上了。

“哎哎哎,放手!我们没有恶意。”张保庆见这么快就被抓住了,自然是立马认怂“既然没有恶意,在这周围鬼鬼祟祟做什么?”“对不起,我,我们只是好奇。”“不行,你和我回去。”“不,不要,我都说了我们没有恶意,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

阿易自然是不会听这个陌生人的话,拉着他就往营地走。“唉我说,你能不能轻点。”“不能。”张保庆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军官,忍不住调笑“唉,小朋友,你好像没有成年吧?”听见了这个典型调笑的口吻,阿易自然是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

“小朋友,你该不是被说中了然后恼羞成怒吧?”“你很吵。”被这样一说,张保庆也没有了打趣的心思,安安静静的跟着身前的人走。

走了大半天,军营没找到,两人在雪地里,迷路了。“喂,你知道怎么回去吗?”“啊?不知道,还有,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叫张保庆。”“哦!”阿易见他不知道路线,心里对他的防备又减少了不少。

“喂,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阿易。”“啊?”“我的名字。”张保庆见前面的青年还拖着自己毫无目的的乱走,站在那便不走了。

“这长白山路线复杂,你还要乱跑,担心真的回不去了。”张保庆见阿易不说话,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跟我来。”“去哪?”“反正不会害了你。”

张保庆带着阿易绕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终于成功绕回了自己家。“你就将就着在这住下,这是我家,别担心。”阿易看着男孩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阿易就这样被留了下来,数次想离开,却因为人生地不熟和张保庆的阻拦,而失败。

“张保庆!你让我走!”这是一天之内阿易第五次对张保庆说的话。“阿易,你非得走吗?你就不能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吗?”“不行。”“为什么?”面对张保庆的质问,阿易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山下。“等等吧,明天,明天我送你下山。”

阿易还是如愿下了山,只是他站在山脚下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个叫张保庆的男孩,想起他拉着自己说“等战争结束了,你来长白山,我一点等你。”这种幼稚的话。

在东北的战争,赢得十分艰难,他们的部队牺牲了很多人。后来,他们又前往各个地方去支援。

新中国成立了

可是,长白山上的人,也没有等到那个傻傻的小军官。

评论(2)

热度(11)